首頁| 滾動| 國内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财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興師動衆來、稀裡糊塗走 “斷頭式”調研讓基層反感

2019年08月13日 08:15 來源:半月談 參與互動 

  導讀

  調查研究是我們黨的傳家寶。調研就是要把黨的部署與各地工作緊密結合起來,傾聽社情民意、破解問題矛盾。半月談記者在基層采訪發現,一些地方調查研究走了樣:有的調查研究“嫌貧愛富、舍遠求近”,有的調查研究虛頭巴腦拿不出實招硬招。為迎接上級調研,基層一把手成了“陪調”必需品,“迎調”成了基層新負擔。

  示範點絡繹不絕,落後地門庭冷落

  中部某省相關部門曾選取6個縣區作為樣本,對涉及樣本的“調研”情況作了一次調研。其中,3個縣是交通不便、基礎較差、經濟落後的縣區,另外3個則交通便利、基礎較好、經濟發達。

  對比發現,2018年,中央和省、市級到先進縣區的調研平均數為71次,到落後縣區的調研平均數為20次,兩者相差51次。其中到離省會較近的一個縣調研多達93次,到較遠的黃河岸畔的一個縣調研隻有9次,兩者幾乎相差10倍。

  在被調研的3個先進縣區中,有1個縣在2017年4月25日一天就接待了3批62人調研;另一個号稱“全國百強”的縣級市,其發達鄉鎮在2018年接待調研20次,同屬一個市的欠發達鄉鎮則為0次。

  此次調研還發現,一些領導幹部選擇調研課題時挑肥揀瘦,對成熟的、完善的課題重複調研,而對全新的、有挑戰性的課題則少有問津。

  某傳統農業大縣在幾十年裡積累了豐富的農業調研課題和資料,選擇這個縣做農業調研課題事半功倍。數據也證明,2018年各級調研團隊在這個縣的金農谷園區調研39次,占到總調研數的42%,而鄰近的鎢鋼工業園區全年調研接待次數為0。

  半月談記者采訪發現,導緻調研冷熱不均的原因上下參半。

  基層同志希望在上級領導面前出彩、展現政績,所以介紹情況、安排線路不是按調研内容而定,而是想方設法讓上級走經典路線,盡量安排到有特色、有亮點的地方調研,包括每個環節的時間、内容等都要嚴絲合縫地準備,甚至圍觀人員等都要事先布置。

  一位基層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,部分上級領導不去落後村調研的原因還在于,落後村往往也是矛盾集中村,去那裡調研不僅極有可能工作完成不了,還會被上訪群衆圍堵難脫身。

  一名經常負責拟定調研方案的基層幹部吐槽,厚此薄彼的調研,屏蔽了情況複雜、問題多、矛盾突出的地方,也丢掉了調查研究的初衷和功效。

  害怕禮數不周,“陪調”成了大負擔

  采訪中,一位區長統計發現,2018年該區政府班子成員共陪同上級檢查和調研234次,其中區長自己參與過46次;2019年上半年區政府班子成員陪同109次,其中區長參與20次。

  “有的領導幾年才來一次,如果不見一面,怕産生誤會。”這位區長坦言,現在市級幹部到縣區調研時的陪同規則已相對明确,一般由縣級分管副職和職能部局的一把手負責對接。但對于省級部門到縣區督查和調研如何陪同,仍由縣區自己掌握。

 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,一些關于安全生産、生态環境、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等“一票否決”方面的調研,黨政一把手更不敢怠慢,全程悉心陪同。

  “部分調研人員也常以‘陪同領導的級别’來定性縣區對該工作的重視程度,以及對調研領導的尊敬程度。”一位基層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,“如果禮數不周,一旦産生誤會,極可能對地方發展大局産生一系列不良影響。”

  為避免不必要的失誤,各縣區之間存在“攀比陪同”的潛規則,當地的黨政一把手盡量要陪,否則就是塊“心病”,日後縣裡申請項目或遇到督查檢查都不好說話。

  村級一把手也難逃“迎調”負擔。一名村主任告訴半月談記者,因為村裡的田園綜合體項目落地,來調研的各級領導越來越多,為迎接調研和考察,村裡一年僅打掃衛生的“請工費”就要花2萬多元。張挂歡迎橫幅、鋪設紅地毯的現象雖然少了,但大型展闆、精美圖冊、彩色宣傳頁的制作并未減少。從2018年9月以來,在這一塊已花了1萬多元。“迎調”支出成了村裡最大的公共經費開支。

  “有些上級部門調研後,甚至調研報告都要求基層單位提供。”中部某縣政府辦主任告訴半月談記者,市裡某局的3位同志到該縣企業調研,縣裡為此專門召開了座談會、進行了現場觀摩、實地走訪入戶、逐一談話……

  調研結束時,縣裡陪同人員松了一口氣,以為終于圓滿完成了任務,但沒想到,上級領導臨走時對縣裡說,“你們把今天的調研情況先整理個材料,然後報上來”,說完扭身鑽進商務車一溜煙走了。縣政府辦主任、縣局的局長一下子犯了愁,兩人都沒做筆記。

  幸虧,陪同調研的一個年輕人零星記了一些。小夥子花了兩天時間,絞盡腦汁整出一份調研報告,趕緊上報了事。基層幹部說,這種調研來一次,就臭了“調研”二字的名聲。

  調研應直奔問題、解決問題

  “調研來了一撥又一撥,但往往是興師動衆來,稀裡糊塗走。”一位鄉鎮書記說,很多調研有過程、無結果,有的問題多次向各級調研組反映,都得不到解決。有的上級部門來調研,鄉級層面提出需要上級支持或協調解決的問題,上級領導回去之後,又把問題推到鄉裡解決,“斷頭式”調研最讓基層反感。

  “能解決實際問題的調研,來100次我們也歡迎。”一位駐村第一書記說,腳下有多少泥土,心中就有多少真情,深入調研就是要弄清問題性質、找準症結所在,實現調研成果轉化、推動解決實際問題。

  人們常說,不做調查就沒有發言權。目前值得警惕的是,諸如為調而調、研而不調、隻調不研、研而不實等形形色色的假調研、調假研,同樣沒有發言權,更沒有決策權。心中有民、心中有責,撲下身子、求真務實,才能做好調查研究,真正推動事業發展。

  針對基層調研領域的怪象,基層幹部群衆提出了一些改進建議。

  一是統籌調研活動,更多安排到偏遠、落後和問題困難突出的地方,調研成果及時反饋當地政府,加強轉化,解決問題務求實效。二是改進調研方式,建議上級更多采用不打招呼、直奔基層的方式開展調研,不要總想着要地方陪同。三是明确規定各級黨政正職不陪同的清單或情形,更好地為基層幹部松綁減負,激勵廣大幹部擔當作為。四是在提升各級幹部調研能力的同時,建立基層對調研工作的匿名評價反饋制度,供上級掌握每次調研的實際情況,并作為調研幹部作風和能力的一項考察内容。

  來源:《半月談》2019年第15期

  半月談記者:趙陽

【編輯:谷夢溪】

>國内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号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号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